Global Sources 世界經理人

廣告
熱點搜索
戰略規劃
組織架構
企業并購
市場定位
資本運營
2019中國十大管理實踐論壇暨頒獎典禮盛大招募!邀您報名!
廣告
首頁    企業戰略   企業戰略管理    正文

如何破解公司衰亡宿命論?

  混沌大學  2019-07-06 00:00:00
良好的管理,鑄就企業增長的局限。

本文由混沌大學(ID:hundun-university)授權轉載。

如何預測企業發展?

為了學好創新,我們引入元模型——“S曲線”。S曲線對技術、產品、公司、產業,乃至一個國家的發展,有巨大的解釋和預測力量。

企業發展S曲線

如果沿著S曲線本身發展,我們把它稱為連續性創新。在我們日常工作中,企業的實踐大都是這種連續性創新。例如,某公司如果是沿著既定的技術軌道進步,就稱為技術連續性進步,即技術S曲線。

漸進式創新的兩個特征

  • Better,Better,Better”,即企業沿著既定指標,越變越好。

  • 在主流市場里服務主流客戶,將品牌越做越好。

我覺得奧運精神的Slogan“更高,更快,更強”,是對連續性創新最好的詮釋。

過去五十年,企業發展背后巨大的推動力量是摩爾定律,而摩爾定律的背后,正是連續性創新。例如,微處理器每隔18個月性能會提高一倍,價格會降一半,正是這個定律推動了過去五十年IT行業的發展。

連續性創新非常重要,97%的人,97%的時間,都是連續性創新。

實際上,企業創造的大部分利潤都來自常規創新。蘋果最近一次產品創新,還是喬爺爺活著的時候,2010年的iPad。而此后的iPhone、iPad,都是以漸進性創新,幫助蘋果獲得2000多億美元的收入。

由此可見,在一個競爭環境相對穩定、可預測的環境里,連續性創新是企業最行之有效的策略。

但是,連續性創新有一個巨大的bug,極限點。企業沿著S曲線創新,必將會遭遇極限點。當你遭遇極限點之后,不可避免的是這條曲線會停滯甚至下降。正如布萊恩·阿瑟在《技術的本質》中提到,“在技術發展的過程當中,總會遇到極限出現的那一刻,無可避免。

S曲線

更為糟糕的是,隨著時代的發展與技術的進步,極限點出現的頻率越來越快。換句話說,傳統增長模式的故障率越來越高,越來越多的bug不斷涌現。

什么是大企業的第一死因?

那么,為什么一家企業不能持續增長,為什么一定要遭遇極限點呢?

杰弗里·韋斯特在《規!穼懙,“從輸入到輸出的效率來研究增長的極限!

我們下面來看這張圖,橫坐標是規模,縱坐標是比例。隨著規模的增加,單位規模產生的效率會增加。

S曲線

公司,是亞線性增長。如果公司的員工數增加1倍,產出只能增加90%,有10%的效率被一個很可怕的力量吃掉了。正如S曲線揭秘到:企業增長的加速度會越來越低直至降為0,然后迅速下降。

一些企業在發展初期效率很高,員工信心十足,但是流動較大。而一旦企業發展越來越快,你會發現,效率大不如前,于是不得不增加管理崗位來處理人際關系。

那么,為什么在組織內部,隨著規模的增加,人均產出反而下降呢?這涉及到整個宇宙最根基的定律,熵增定律,即任何組織,隨著時間的推移,都會遭遇組織熵增,一定會變得渙散化、官僚化、失效化,并最終走向消亡。

熵增定律意味著,一家企業的規模一定是有極限的。極限點的存在,挑戰了經典戰略理論——一家企業的戰略、業務應該堅守本業,不要輕易拓展新的領域。

但是,企業在遭遇極限點時,如果再堅守本業會有什么后果呢?福斯特在《進攻者的優勢》里面說,“一旦遭遇非連續性,原來的領軍企業10個大概有7個要被取代!

綜上所述,遭遇極限點,以及由此引發的非連續性斷層期,是大公司第一死因。

頂級CEO關心的核心指標是?

那么,企業如何識別極限點?單一要素十倍速變壞。

前英特爾CEO格魯夫準確識別了英特爾業務的極限點。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末,存儲器占計算機成本60%,利潤豐厚。英特爾作為存儲器發明者,擁有存儲器芯片100%的市場占有率。到了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初,日本舉全國之力進軍存儲芯片市場。1980年,美國最好產品的次品率,竟要比日本最差產品的次品率高出5倍。

于是,日本產品迅速占領美國市場。僅僅幾年時間,使英特爾產品價格從28美元慘跌到6美元,這就是日本存儲芯片的低端顛覆式創新。

1984年,英特爾遭遇極限點,它的收入、營收達到了歷史最高峰。從1985年開始,連續6個季度下跌,利潤甚至從1984年的接近2億美元,一路斷崖式下跌至1985年的200萬美元。

1985年,英特爾的至暗時刻來臨。英特爾的CEO格魯夫和總裁摩爾,誕生了商業史上最經典的一場對話。

格魯夫:“如果我們下臺了,公司再任命一個新CEO,你覺得他會怎么辦?”

摩爾:“他會放棄存儲器業務!

格魯夫:“那我們自己為什么不這么做呢?”

格魯夫當年的決定相當于——今天的阿里巴巴不做電商了,百度不做搜索了,騰訊不做通訊了。所以,這對當年的英特爾,是非常非常艱難的決定。

在英特爾徹底關停存儲器業務后,裁員三分之一,全面轉向CPU業務。至此,涅磐重生。

那么,格魯夫是如何識別極限點的呢?關注隱性曲線。

不入流的CEO,會關注收入、利潤等這些看得見的能力,即顯性曲線;頂級的CEO,會關注技術、產品、市場、組織等這些看不見的能力,即隱性曲線。

格魯夫發現,對于存儲器來講,最重要的能力是它的技術。而在技術這個單一要素里,日本的存儲器技術已經比美國存儲器技術10倍好,英特爾已無力回天。

所以,企業要關注隱性曲線,因為隱藏的能力曲線通常先于財務曲線到達極限點。

企業如何突破增長瓶頸?

基于極限點效應,我們可以推出兩個結論,這兩個結論稱為企業增長的宿命。

第一,無論多大規模的企業,壽命有限。

第二,企業規模越大,其長期增長的速度反而更慢。

大企業宿命,基業長青是“海市蜃樓”

請允許我用大數據來證明一下!兑幠!贩治隽藰藴势諣枖祿䦷熘,在1950-2009年間,在美國市場上進行交易的所有28853家公司。

這其中有兩個關鍵詞。第一個關鍵詞,死亡。

結果令人驚訝,在1950年上市的28853企業里,截至2009年,共有22469家公司已經消亡,死亡率77.9%。在上市30年之后還存活的公司,不到5%。

還有一個數據也非常驚悚,企業生命有半衰期,無論你隨機追蹤多少家企業,每經過10.5年,就會死掉一半。

由此可見,基業長青難度非常之大,活的久不等于跑的快。

第二個關鍵詞,增長。在我們的直覺中,你是否認為公司越大,發展速度越快?

事實上,《規!防锩娴贸鲆粋反三觀的結論——規模越大的公司,其長期增長速度反而越慢。

從小周期看,大公司在壯年期,增長速度很快。但是長期看,根本沒有基業長青的公司。當一家公司存活超過幾十年后,無論你是什么類型的公司,基本增長率為0。這時候如果企業想維持增長,必須收購小公司或者發展金融、類金融等衍生品業務。

福斯特在《創造性破壞》里面研究了福布斯百強企業,發現1917年的世界百強企業,在70年后的1987年,61家已經銷聲匿跡,只有18家仍在“百強“。

百強

那么,大浪淘沙后的18家企業,是否符合基業長青的定義呢?遺憾的是,這18家”基業長青“企業的投資回報率居然比整個市場平均值還要低20%!

1987年,美國企業總體平均增長率7.5%,超過7.5%的只有通用電氣和柯達,當然prettysoon,你也知道這兩家的命運了。

所以,福斯特總結道,“永遠超越市場表現的黃金企業,基本上就是海市蜃樓、神話傳說!

也許有人會質疑,互聯網時代和以往大不相同,我們有網絡效應,有高科技。在短期來看,也許會有作用,但是長期未必。但也正因為大企業的增長宿命是停滯,才給了我們初創公司的機會。

良好的管理,鑄就企業的停滯

那么,加強管理能否提高公司的生存壽命?

從小尺度看,公司死亡是偶然事件。但如果我們拉大到38億年會發現,生物物種的滅絕很正常。

我們不妨先來探討一個同構性的問題,加強遺傳能否延長生物物種的壽命?

王東岳在《知魚之樂》提到,“生物最重要的屬性首先是遺傳,遺傳過程本身有一項基本要求,那就是,它必須能夠忠實不走樣地拷貝自己的基因編碼,否則,基因突變產生的畸形累累,歷來是淘汰的對象,成活和傳續的概率極低!

所以,遺傳遏制了變異。

我們再來看一個論證!渡飳W思想發展的歷史》的作者邁爾,被稱為20世紀的達爾文,他鮮明地提出,“遺傳導致了物種滅絕!币驗橐粋物種的遺傳屬性太強了,這會導致這個物種的基因一直保持不變。而一旦外部環境發生變化,整個物種就將滅絕。

所以我的總結是:扼殺變異是遺傳的天職,否則生物個體很快就會滅亡;扼殺創新是管理的天職,否則公司個體很快就會滅亡。

反之,缺乏創新不是因為管理不好,恰恰是良好管理的結果。良好管理促進了個體增長,卻鑄就了種群壽命的極限。

結語

在第一曲線中,我們幾乎可以用一線、兩點(破局點和極限點)、三階段這句口訣來表明S曲線。

企業在經歷破局點之前,S曲線是下降的,即它的生存度越低,需要的投入越多,風險越大。然后企業經過上升期、快速上升期以及穩定上升期。這時候,企業會遭遇極限點,繼而緩慢下降直至消亡。(完)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世界經理人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 世界經理人:自1999年創立以來,世界經理人網站(www.gxkiir.live)致力于引導職業經理人實現卓越管理,以專業的形象為經理人用戶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資訊服務和互動平臺。

相關文章

不測量,無管理——如何利用數據實現“實時”管理

廣告
廣告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資訊訂閱
世界經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經理人 微信公眾號
4月26日体彩2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