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文章
  • 全站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高級
首頁 / 制造行業 / 中國制造業 / 正文
 
廣告
 

中美貿易爭端下,中國制造如何逆境突圍?

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在此番逆境下,重新審視自我,惡補短板,尋找破局和立足的根本,是當前中國制造企業面臨的課題。
世界經理人專欄

Sophie

世界經理人媒體原創工作室成員

隨著6月29日G20大阪峰會的召開,備受全球關注的中美貿易爭端迎來了新的談判結果。

在這次中美元首會晤后,終于有了峰回路轉的態勢,美方表示不再對中國出口產品加征新的關稅,避免了中美貿易爭端進一步惡化的風險。

這場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從2018年3月以來,就已開啟了數輪交鋒:

中興被制裁事件、對華為發布禁令,包括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范圍的逐漸擴大……不難看出,貿易爭端背后的焦點,落在了中國制造上。

貿易爭端持續至今,未來走向還無法斷論,但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在此番逆境下,重新審視自我,惡補短板,尋找破局和立足的根本,是當前中國制造企業面臨的課題。

對此,南開大學日本研究院副院長、全國日本經濟學會常務理事和副秘書長、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特邀研究員張玉來接受世界經理人的專訪。他認為,中美貿易沖突并非美國的第一次施壓,曾經長達30年的美日貿易摩擦就是美國制造貿易爭端的另一案例,從鄰國的應對之道以及美國的打壓手段來看,張玉來試圖從認知到實踐層面,為中國制造企業尋找一條突圍之路。

從心態和認知層面,中國制造企業如何應對貿易沖突

世界經理人:從心態上來看,中國制造企業應該如何應對中美貿易摩擦?

張玉來:我的觀點未必準確,把這些觀點提供給大家,歡迎大家批評指正。

當地的企業來講,我想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說,不要坐等貿易戰對你發生影響。要積極了解大環境,另外就是企業可以抱團取暖。因為中小企業和大企業不一樣,大企業都有自己獨立的研發和信息采集部門,而中小企業不具備這種能力,只能自己去用低成本的方式去獲取更多的信息,行業或協會的活動,包括咨詢之類的,我覺得都有必要,這樣企業也能學到很多方法。對信息動向的深度掌握,這些是我們企業應該有的基本素質。如果你不掌握這些的話,總是亦步亦趨的話,最后肯定會出現明顯的問題。

我們都說日本企業特別保守,實際上它們在這方面不是我們想象的那樣,從我接觸到的日本企業來說,它們都會想到,10年、20年、30年之后會什么樣。因為有些你是可控的,比如說老年人口的狀況,將來社會的整個的財政狀況,你肯定是可以預測的。所以我覺得這方面可能也是需要我們企業要具備這樣的眼光。同樣,我們的企業不要只看到現在的中美貿易戰,也要看到5年、10年、20年甚至更遠之后會怎么樣,我覺得這個也是非常重要的。

世界經理人:從認知層面來看,中國制造企業應該如何看待中美貿易摩擦?

我覺得日本應對貿易沖突的方式,對中國的借鑒意義還是蠻強的。

首先,因為中日之間的發展有階段性的差距,我們現在至少在產業結構上,也是走制造業這條路線;而日本也是走制造業這條路線非常明顯。

其次,我覺得日本也是趕超型。在面對美國的先進技術,包括歐盟的先進技術時候,日本曾經有一個漫長的趕超過程;我覺得中國現在也是正處于這個階段。

另外,日本跟中國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都是外向型的經濟體。雖然我們的外向型跟日本的外向型有很大的差距,但是類似性還是比較強的,因為我們也是在為世界做產品的供應這種服務等等。

中美貿易戰,和日美貿易戰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說,日美貿易戰的起因,也是因為日本產品橫卷美國市場,美國接受不了,所以它開始對日本進行打壓;現在中國同樣也有這樣的問題,因為中國產品,至少是Made in China的產品進入美國市場,并橫卷美國整個市場,顯然對它的經濟影響是非常大的。所以從這一點來講,中國商品跟當時的日本商品是有同質性的。

當然也有不一樣的地方,比如說因為日本實際上它沒有走改革開放這條路,跟我們是不一樣的,所以這一點上,我們在借鑒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從中國出口美國的商品,很多都是美國企業或者是跨國企業在做;而60年代日美貿易開始的時候,日本的特點是,全部都是民族企業在做,然后出口美國,這一點是跟我們不一樣的。

所以,我認為,我們更應該堅持全球貿易體系,它對我們來講意義更加深刻,因為我們是一個開放型的經濟體。從這一點上我想這是我們跟日本稍有不同的地方,這點我們需要稍作注意。

世界經理人:如果讓您來總結,您認為在美日貿易戰的過程中,日本的主要應對路徑是怎樣的?

張玉來:我覺得,首先從大的方面來講,日本企業應對的方式,主要是協調性的應對比較多。

從態度上來講,第一,日本不是這種對抗性的,而是采取這種柔性的、協調性的這種戰略戰術更多一點;第二,日本就是把來自于美國的壓力,轉化成自己的動力,這是它考慮得很多的。比如說,豐田和本田都利用了美國環境法,在壓力越來越嚴格的情況下,通過改變自己,比如在研發上的投入,在技術上超過國美的新的規制,以此來破解你;另外還有一種,日本采取的就是更多的融入到對方中去,也是很好的方式。日本在美國那么多的投資,其實他的目的就是為了規避繞開貿易戰。當然這種做法,可能更適合大中型的企業。中小型企業我覺得可以采取的方式就是抱團,一塊去規避這個問題,我覺得這都是可能的。

所以,我想從總體來講,就是把這種新的環境的巨變,變成怎么樣有利于自己,并且很好的分析它,把真正的危機變成發展的契機。

除了要掌握它的新方向,還要意識到我存在的價值是什么,就像我們說的柏拉圖的三問一樣,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到哪里去?我覺得企業有這個意識的話,可能應對起來就會更自如一點。

其實你看日本的企業,不論多小的企業都要有所謂的“社是”,也就是所謂的企業理念。這個就像企業DNA一樣,是企業自己的特色。我們好多企業是沒有這個特色的,給誰做都行,怎么樣都行,可能大家共同特色就是成本低,但是這個可不是你的殺手锏,這是你被剪羊毛的空間。所以我覺得今后怎么樣確立企業的經營理念,可能是今后我們這些中小企業也應該考慮的方向。

另外一個最明顯的特征,就是日美貿易戰的結果,那就是日本企業全球化經營的意識建立起來了。在這之前,日本企業都很保守,都是本土化經營的模式。所以我想中國將來也是這樣,就是你不要覺得我只在中國去經營,你可以走出去,自己走出去不行的話,可以以產業集群的方式走出去。

世界經理人:如果讓您來預測的話,您認為中美貿易戰最好的結果和最壞的結果會是什么?

張玉來:我還是堅持我的觀點,就是貿易這25% 的高關稅是不可持續的,特朗普只是一種應急的打壓手段,它不可能成為一種常態化的手段,因為這是違反當前貿易發展趨勢的,這是肯定的。

但即使是短期的,對我們企業的影響也是非常大的。在這種情況下,企業會迎來一輪洗牌,有些人會非常被動,雖然努力挽救,也可能會被淘汰。這就是優勝劣汰的商業法則,沒有辦法。而同質性競爭性質越強的企業,可能最先被淘汰,我覺得這是非常明顯的趨勢。

所以我覺得作為企業來講,還是要把這個壓力作為一個“換擋”的機會。你要重新的考慮企業的整體發展方向,并且和自身的升級結合起來,對中國企業來說,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我覺得這反而是一件好事。

從實踐層面,中國制造企業如何應對貿易沖突

世界經理人:從實踐層面來看,對中國制造企業來說,應該如何應對中美貿易摩擦?

張玉來:從企業層面來講,我覺得是一樣的道理。不管你是屬于誰的企業,只要是在中國生產,就都面臨著美國關稅的威脅,所以就要在經營戰略上進行調整。

但是,大型制造業調整起來顯然非常困難。我覺得,制造業行業一個最大特點是,你要轉移起來,成本是高昂的。所以,我們可以尋找別的辦法。 能不能練好內功,能不能擁有自己獨特的核心競爭力,讓對方依賴你,是更為可行的辦法。

首先,現在美國對中國進行惡意的關稅上升,在它遏制你的時候,你能不能對它有一個反制力,比如說你的產品是它離不開的,或者是它的產業鏈里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如果是這種情況的話,顯然,我們的主動權就更強了。

所以我覺得,在全球價值鏈中,我們中國企業,特別是中國制造應該不斷的向上轉移。也就是說,你的位置權重越來越重要,你變得越來越不可或缺,你對同質競爭的壓力越來越小。所以我想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應對方式,就是當時日本企業也有這樣的經驗,所以我們也可以從當中總結、吸取、歸納出來這樣的方向。

其次, 國際化視野是不可或缺的,不僅是企業自身,上下游你也要清楚,并且擁有縱向和橫向整合的能力。因為現在比如說,在全球價值鏈鏈條當中,誰打壓日本企業的話,它會付出的代價更大。比如說像蘋果、華為,它們都在大量的采購日本的零部件,當日本企業更多轉移到價值鏈上游之后,你再打壓它的話,你的生存空間就小了。

而我們中國企業面臨的問題是,可替代性太強了,你可以代工的,我給別人也可以做。所以對這些企業來說,目標應該是,在貿易戰之后,更深度融入到全球價值鏈當中。比如說我們現在知道的,全球最佳的代工模式也就是富士康,除了富士康代工之外,蘋果未必能夠找到其他像它這么好的代工。

不管你在價值鏈當中做到什么樣的程度,我覺得都有發展的空間。企業要找到一個安身立命的看家本領,你就找到了一個救命稻草。我覺得這是我們今后所有的中國企業都要考慮的,而不是盲目的去復制別人。

不管是價值鏈往上轉移也好,還是說跟代工的客戶更緊密的關系也好,我努力的一個方向就是,我有自己的獨門絕技,讓你離不開我,比如代工,就是除了我之外,沒有別人能做到我這么好。

另外還有零部件設計和生產的參與程度。比如我廠商規劃完、設計好了給你,你去加工,這樣的話,A也行,B也行,C也行,那就不行。但是,如果是,只有我能做,或者只有我能把它做得更好,在這種情況下,顯然你就更愿意選擇我,而不愿意選擇C或者B了。所以我覺得作為中小企業,就要把你自己的這種看家本領練好,哪怕是成本也行,比如能達到成本最低的一個標準。

最后,企業還可以進行其他一系列的舉措,比如說,企業轉移到可以規避25%關稅的地方。就是你可以把產業鏈或者工序進行拆解重新組合,把部分轉移到海外。

本文作者Sophie,世界經理人原創,如需轉載請聯系微信公眾號(ID:CEC_GLOBALSOURCES)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本文版權屬于世界經理人網站(www.gxkiir.live)所有,未經授權,任何企業、網站、個人不得轉載、摘編、鏡像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文。經授權使用文章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世界經理人(www.gxkiir.live)”、圖文作者信息及本文鏈接http://www.gxkiir.live/manufacturing/ma/8800100549/01/,同時不得將授權文章提供給任何第三方,違者本網將保留依法追究的權利。

© 世界經理人:自1999年創立以來,世界經理人網站(www.gxkiir.live)致力于引導職業經理人實現卓越管理,以專業的形象為經理人用戶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資訊服務和互動平臺。

     

 
 

相關文章

今日聚焦

 
廣告
廣告

世界經理人網站App下載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資訊訂閱
世界經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經理人微信 為你推送和解讀最專業的管理資訊
4月26日体彩20选5